24小时咨询热线
400-6165-768
信托学院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国通信托专题(下)

发布时间:2020-12-01 13:08:00   浏览数:299  

方正信托时期VS国通信托时期


国通信托近5年的发展情况,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


以2017为界,2010年至2016年归属于“方正信托时期”,以2017年为起始至2019年归属于“国通信托时期”。


一、方正信托时期


在方正集团领导下,方正信托自2010年正式运营起一直保持上升趋势,在2014年到达顶峰,公司综合实力排名为第29名。2015年初受方正集团被调查影响,公司开始走下坡路,同年方正信托综合实力达到谷底,排名第57位;2016年公司排名小幅回升至第51位,却也已不复昔日的辉煌。


此时的方正信托虽然综合表现不佳,但也有可圈可点之处。


从盈利能力看,2015年至2016年间,方正信托分别实现信托业务收入11.67亿元、10.15亿元,分别占当年营业总收入的76.38%、81.43%,从侧面体现出在控股股东的负面影响下方正信托的信托业务依旧表现出来较为稳定的盈利能力。


从信托业务看,2015年方正信托新增主动管理型信托规模633.36亿元,占当年新增信托计划的76.45%;2016年,公司新增主动管理型信托规模为524.07亿元,较2015年减少17.26%,但仍保持在“500亿元”规模,受公司实际控制人易主影响有限。


二、国通信托时期


2017年,国通信托重新挂牌开张,在新控股股东武汉金控的带领下,公司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自武汉金控接手后,国通信托2017年、2018年综合实力排名分别为第48位、第35位。2019年,因国通信托延期披露年报,用益信托未能提供其综合排名。比较2018年、2019年两年的数据,国通信托的诸如管理信托规模余额、营业收入、净利润等主要指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变化较为明显的是国通信托的盈利能力。2019年,国通信托实现营业总收入11.65亿元,较2018年的12.91亿元减少9.76%;其中公司实现信托业务收入9.79亿元,同比减少17.38%;信托业务收入占公司营业总收入的比重为84.01%,也是近3年来的最低值(2017年、2018年的占比分别为94.95%、91.80%)。同年,公司实现净利润5.00亿元,亦较2018年减少了23.31%。


从年报信息看,国通信托收入、利润双降与管理信托规模回落有着密切联系。2019年国通信托新增信托规模1016.14亿元,较2018年的2368.81缩减一半有余(57.10%);其中新增被动管理型信托规模445.57亿元,较上年的1676.91亿元减少73.43%。


新增被动管理型信托规模骤减究其原因,既与监管部门要求“压降通道业务”有关,也同国通信托的“重通道业务”发展政策相关。自武汉金控年入主后,国通信托也走上了通过扩张通道业务壮大公司管理信托规模的发展模式。从数据上看,2016年公司新增被动管理型信托规模1233.96亿元,较2015年新增规模195.14亿元翻了五倍;2017年公司新增通道业务规模继续扩张至1652.74亿元,较2016年增长33.94%;2018年公司新增被动管理型信托继续小幅提升1.46%,实现规模1676.91亿元。反观公司近5年新增主动管理型信托规模依次为633.36亿元、524.07亿元、590.17亿元、691.90亿元和570.57亿元,基本保持在17%上下浮动,虽然表现较为平稳,但整体规模偏小,对于政策环境变化的抗压能力不足,2019年信托业“去通道化”政策一出,国通信托依赖通道业务创造出的小高峰也难以维持了。


从信托资产的分布看,无论是方正信托时期,还是国通信托时期,公司信托资产投向均以工商企业和基础产业为主。2016年至2018年公司信托资产分布在金融机构的比重有所提升,2019年受通道业务减少影响,房地产投向的信托项目又重回前三甲之列。


 4.png 

数据来源:国通信托2015年至2019年年度报告


从主动管理型信托类型看,国通信托较为偏好其他投资类和融资类。2018年,公司主动管理型其他投资类、融资类信托规模分别为255.51亿元、273.85亿元,占当年主动管理型信托余额比重为33.29%、35.68%。2019年,公司加大了对融资类项目的发行,规模扩大至409.16亿元,较2018年增长49.41%,占比提高至59.33%;其他投资类项目规模减少22.23%至198.71亿元,占比28.81%,仍保持在第二位。


目前信托公司业务尤其是非标融资类业务容易触及2020年5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第十五条规定的“30%”、“50%”非标红线,国通信托也面临这样的困境,想要维系这种的发展模式要么增加公司净资产、要么加大标准化类资产规模,或者加强创新能力、实现转型升级,不论哪一条道路,国通信托未来发展都面临着较大的挑战。

 


国通信托管理能力


一、风险项目


据好信托研究院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起,国通信托(包含方正信托时期)刚发生风险项目44个,其中归属于方正信托时期的风险项目有36个,剩余8个为国通信托发行的信托项目。


(一)方正信托时期


据好信托研究院不完全统计,方正信托时期发生风险项目36个,违约时间最早可追溯至2014年4月。其中,被动管理信托违约项目12个,主动管理风违约项目24个。


违约项目中投向艺术品的项目有1个,即“楚凤2号艺术品投资项目”,根据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该项目仍处于强制执行阶段,未能完全退出。


房地产投向有11个,融资方均为当地房地产商,抵押房产、物业多以销售,剩余可供执行资产难以覆盖项目未退出本息,公司2019年年报仅披露了1起房地产类未决项目,即“东兴12号常州银河湾明苑项目”,其余项目后续情况不详。


工商企业投向违约项目有7个,公司年报可查询项目2个,即“华门控股信托贷款项目”、“中广建设集团流贷项目”,均处于强制执行阶段,其余项目不明。


剩余违约项目中有4起为政信类项目基本延期之后进行了兑付;1起为伪政信类项目方兴322号句容赤山湖PPP项目目前还处于延期之中,该项目由江苏赤山湖生态产业有限公司作为融资方,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南京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提供保证担保,项目成立之初句容市政府为融资方股东之一,且提供了差额补足,项目成立不久,句容市政府就退出了融资方股东之列,2019年初南京建工集团债务危机爆发影响了该项目的正常兑付。当时国通信托单方面宣布项目延期一年半至2021年3月22日,未获投资者认可,后来投资者上门维权,国通信托不仅拒见投资者还以扰乱秩序将维权投资者扭送公安机关。


(二)国通信托时期


国通信托时期,公司主动管理的发生违约的项目共8个,7个均政信类项目,剩余1个为伪政信项目。


7个政信类项目中,2起为2020年以前违约,违约区域为贵州省遵义市新蒲新区和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剩余5起项目均在2020年之后发生违约的。目前3个项目部分兑付,剩余的4个项目均处于延期兑付中。


一起伪政信项目“东兴192号运城中心棚户区改造项目”,该项目也是充满话题。2020年4月16日,国通信托在官网挂出公告,宣称项目延期半年终止,公告中提及“要求运城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尽快履行远期回购优先级信托受益权的义务”;紧接着,运城城投发声明并不承认对项目有回购义务,系虚假合约;就在众人以为又要发生“萝卜章”事件时,国通信托回应双方于2018年1月22日签署过《信托收益权转让协议》并在武汉市江天公证处办理了公证,可谓是反转又反转。目前,该项目计划延期半年,预计2020年9月30之前兑付。


二、行政监管


从2015年至今,国通信托共收到4张罚单,合计罚没金额120万元。


2017年3月28日,银监会(现“银保监会”)湖北监管局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鄂银监罚决字[2017]2号),因存在经营决策不审慎、信息披露不到位的违规行为对公司予以行政处罚,罚款50万元。


2017年12月26日,银监会(现“银保监会”)湖北监管局连下发3张罚单(鄂银监罚决字[2017]45号、46号、47号),指出公司在设立信托计划时,未对部分委托人是否为合格投资者进行严格资格审查,以及在信托业务经营中,违规接收了地方政府部门提供的承诺函,被予以罚款70万元,两名相关责任人被警告处分。


第一张罚单的处罚对象为方正信托,17年12月的三张罚单处罚对象为国通信托,刚好是新旧实际控制人交替时期。有业内人员称,国通信托的罚单也是为方正信托买单,因为方正信托较早开展政信类项目,盘子做的比较大,国通信托接手后需要一些时间去清理、整顿;不过也有人士表示,国通信托的这几张罚单传递出信托业开始新一轮“严监管”。


自2017年以后,截至目前,国通信托未再收到新的行政处罚。

 


点击收起
400-6165-768
火爆预约中,请留下你的联系方式, 专业理财经理将尽快联系您!
24小时理财热线400-6165-768